梁时令

以无罪之身观赏流放地的月亮。

    这么多年,我一直在思索你。
    在想,你想要的是什么,温暖,自由,还是清醒。我承认,我对你存有很多想象,无论是沉默,还是激情,都让我沉入其中。你走了那么远,带着一颗朝圣的心,你想要的一直是什么。有时候我在想,你对我的若即若离,欲言又止,留去不定,其实不用这样,你如果可以,直接带我走。亦或是我们的内心太过相像,不可控的冲动,不可控的情绪,不可控的心境,搅得人太过慌张。
    自始至终,始终都是你,而并非是 我一直迷恋的是那个迷恋着你的我。迷恋你的温度,迷恋你的味道,迷恋你抱住我时突加的力道,迷恋那些你是一个温暖的人时的对我的感情。我太过长久地迷恋你。
    曾经也受过讯息时代的洗脑,说到爱情里的尊严,说到付出与回报,说到现实,对等,独善其身。所以觉得你始终亏欠于我,你冷漠而决绝。但是,这么些年过去,不断看开这些,拨开浓厚的大雾,我看清,我需要的不过只是你。
    曾经喝醉的时候最想你,总要凭着一股酒后之勇联系你。几个月前和朋友一起出去,那是真的喝醉了,忘了手机,忘了联系渠道,忘了身处何时何地,却是真的醉得一直挂在朋友的身上压着声音对她反复说我喜欢的人一直是你啊,她也只是不断回应我说我知道我知道。   以前我最怕你觉得我烦,心性不定的年纪却一直按压住发信息给你的心,即使你觉得我已经无时无刻不在问你在不在了,呃。。。傻笑两声。。
     最近一直想起来,初中,都喜欢着对方却未道破之时,你常站在楼上看我,看我踩着夕阳的光一个人走回家的样子,我知道,你肯定是懒懒地靠在走廊上,用淡然的眼神在看我,你的眼神永远淡然悠远,得之可,不得亦可,一如你的感情,一如你对我。
     一直不知道我在你眼里心里到底是一番怎样的模样。是还是算温顺呢,还是暴烈又可怕,是学习还不错是个好学生呢还是只见一面不见全貌的错觉。你从没有说过。无论是我在恩威诱导之下还是两人冷战如万年寒冰的关系之下,你从未说过我到底是一个怎样的人。但是,自知以前蠢得要命,但是,我依然不会否定自己,因为 那就是我在那时候该有的样子。
回想之前的吵架,其实没有根本意义上的吵架,两个人都是这种性格,一遇不合直坠万里寒冰,回到家却又是后悔不及(至少我是这样。。。),打电话给你也是哭哭啼啼患得患失,自知这样累,无用,但是仿佛只有这样才是抓住了什么。但是话又说回来,你那时候却是真的不懂怎么哄我,其实我也只是个小女生。。
    今天下午写了这些话给你。
    听许嵩歌的时候,回初中学校之地的时候,喝醉的时候,清冷的时候,最想你。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
©梁时令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