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时令

以无罪之身观赏流放地的月亮。

  时隔两年,在群里听到他的声音。语声稍微有些涩。巴基斯坦或许真的很远,想起他和那个地方总是浮现出苦行僧的形象。去到中医科实习期间,遇到一位大爷,信仰伊斯兰教,一直在和老师讲回教去朝觐的种种,讲到那边气候热,生活处处受拘,但是人们心中有所信仰,所以不乱不惧。他他他,永远都在讲他。我啊,永远在讲他。看过太多话,说不放手的姿态太丑,说洒脱的姑娘最自由,说这般说那般,一时醒悟一时糊涂。没有发声,在众多的杂乱消息中一句一句看他说的话,后来竟看到他发语音,点开之前反复问舍友确认这边点开语音群里不会有提示后,终于点开听到他说的第一句话。语速缓慢,声音稍微有些涩,依旧暗哑清晰。
  今生不可得他。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
©梁时令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