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时令

以无罪之身观赏流放地的月亮。

七八岁时候夏秋时,父母外出,一个人待在家里,下午6点多就踩在高高的凳子上做好饭菜,傍晚7点多,太阳落下去,但还是有昏暗的光存在,打开灯,灯光和太阳余晖缠在一起更显昏暗,索性关掉灯,清澈的昏暗涌满全屋,当时做的事是打开电视,跳过所有新闻联播调到音乐频道,其实现在真的忘记了它是什么频道,只知道它是唯一在7点多不会播放讨厌的新闻联播,它会出现很多人在里面蹦蹦跳跳唱来唱去,然后跑到门坎坐着,以便自己一发现家里有鬼出来就飞快的可以逃跑。小时候有很多裙子,裙角有绽放的绢花,黑白或火红,又或者是薄荷绿,常常穿起裙子然后用老妈的纱巾,口红,粉底把自己弄的人不人鬼不鬼。最害怕的是家里厨房的楼梯,有好几年一直梦见有鬼从楼梯转角处飘过来但是自己被定在原地不能逃跑,在梦里尖叫然后被老爸大声喊醒,还有深夜梦游,走到客厅里被老妈一把拽回来,她终于温温柔柔削了一个菠萝喊醒我问我知不知道刚刚我梦游了。老弟像野人一样跑出去不到晚上绝不回来,一个人在家无聊就吊着嗓子学唱腔,午后在空无一人的房间里醒来披着床单尖声大哭,完全是毫无心智的蠢蠢的样子,也不知道到底是讨人爱还是讨人恨。如今穿过幽长无光的隧道回到童时,在漫长悠远的时间里看见她的生命寡言而兴盛。

标签: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
©梁时令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