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时令

以无罪之身观赏流放地的月亮。

   你本来是要绣一些灿烂的梦来消除晦暗之天气的,你还绣了那么多绚烂和单纯,甚至绣出渴。还在渴的上面又绣出一片湖水来稀释内心的咸。你把自己绣在没人找到的一只玻璃杯中,在玻璃杯里绣了一个海。还绣了淹没和挣扎以及一条只有一个人知道的出路。你在出路的方向上绣了一扇虚掩的门,在门上绣出再没有人如你一样把爱情里的人绣在忠贞上的指纹。而在门被认领之前你把自己绣在了悲伤的城里,并绣了隐忍的旗帜缭绕在春天蝴蝶的叫声里。

标签: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
©梁时令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