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时令

以无罪之身观赏流放地的月亮。

琅勃拉邦 殖民 长裙

      以后的日子,三月或八月,乘车由昆明前往琅勃拉邦,在老挝定居下来。你可以做翻译,我可以提笔写作。那个地方灼烈,炎热,我们在较偏远的地方租到房子,殖民时期的房子,木楼,百叶窗,空旷,屋前或许有大片密林,不时看得到松鼠和小兽。晚上迫于炎热,我们穿着吊带长裙躺在檐下的竹编藤椅上,低纬度的地方夜晚的天空显得人高,密不可测,只铺天盖地倾誊下稠密的墨蓝,它渐渐逼近我们,悄无声息溶入我们。我们轻快而无求,闲适而满足。

标签: 莲花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
热度(1)
©梁时令 | Powered by LOFTER